新华财经|过剩忧虑、库存告急及换月操作将纽约油价推入历史首“负”

发布时间:2020-04-23 聚合阅读:
原标题:新华财经|过剩忧虑、库存告急及换月操作将纽约油价推入历史首“负”新华社北京4月21日电(记者董时珊)20日,国际原油市场当日纽约商品交易所5月交货的轻质...

原标题:新华财经|过剩忧虑、库存告急及换月操作将纽约油价推入历史首“负”

新华社北京4月21日电(记者董时珊)20日,国际原油市场当日纽约商品交易所5月交货的轻质原油期货价格收于每桶-37.63美元,历史上首次收于负值,当日跌幅也达到创纪录的305.97%。分析认为,5月交货的纽约原油期货收于负值,意味着将原油运送至炼厂或进行存储的成本,已超其自身价值。这与市场担忧石油供应显著过剩、库容即将耗尽以及5月交货的纽约原油期货即将到期等因素有关。

首先,新冠肺炎疫情引发的石油需求锐减是根源。国际能源署在4月月报中预计,2020年全球石油需求将同比下降930万桶/日,其中4月份需求同比降幅预计高达2900万桶/日。

相比之下,供应层面尚未发生明显改变。尽管OPEC+在4月12日达成了创纪录的减产协议,但970万桶/日规模的减产要在5月才开始启动,4月仍是政策“真空期”,且各产油国表态仍留有“余地”。

其次,全球石油库容告急也对油价形成压制。美国能源信息局数据显示,美国商业原油库存已连续12周增加,累计增幅超过7550万桶,其中最近3周增幅分别达到1383万桶、1518万桶、1925万桶。在美国俄克拉荷马州库欣地区,原油库存也在近期大幅上涨,出现“一罐难求”的局面。

高盛分析师此前表示,预计世界上大约有10亿桶的闲置储油能力,但其中大部分将永远不会被利用。考虑到关井停产的成本风险更大,生产商宁愿接受负油价,不得不赔钱让买家拉走。

第三,也是最直接的原因,是5月交货的纽约原油期货于4月21日到期。市场中有些从事纸货交易的投资者,在5月交货的纽约原油期货即将到期之际,会卖出5月合约,转而买入6月合约,这将带来大量5月合约的卖盘。对这些投资者来说,如果不平掉5月合约,将很快收到石油现货,对多数没有接触过实货交易的投资者来说,当下在短期内找到石油存储空间几乎是不可能的,5月合约成了“烫手山芋”。最可能购买5月合约的买家是炼厂、航空公司这种实体企业,但鉴于需求下滑和储罐装满,这些实体企业的需求也在大幅减少。

分析认为,这种负值价格显然是非常态的,但也未必不会重现。目前原油市场处于super contango(超级远期溢价)结构,即现货价格低于期货价格,近月期货价格低于远月期货价格。在现货市场,美国得克萨斯州一些原油买家的出价低至每桶2美元,加拿大西部精选原油现货价格出现负值。不过,若5月中旬前疫情控制和需求恢复方面未出现明显利好,不排除6月合约在到期前夕重蹈覆辙的可能。

目前来看,减产协议并没有起到预期中托底油价的效果,预计不断下跌的油价将敦促产油国就降低产量采取进一步措施,沙特可能提前拧紧生产的“水龙头”。对于原油进口国来说,在消费和库容允许的情况下,近期是一个难得的原油进口窗口期。据了解,我国商务部已于日前正式下发2020年第二批原油非国营贸易进口允许量,较往年有所提前,这有助于国内企业根据自身需要,把握低油价契机加大进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