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艺术重启2020——记著名艺术家王华明装置艺术及行为艺术新作的问世

发布时间:2020-05-04 聚合阅读:
原标题:用艺术重启2020——记著名艺术家王华明装置艺术及行为艺术新作的问世2020年如约而至,一场没有硝烟的战役却在中国和世界各地打响。与历史上出现的世界大战...

原标题:用艺术重启2020 ——记著名艺术家王华明装置艺术及行为艺术新作的问世

2020年如约而至,一场没有硝烟的战役却在中国和世界各地打响。与历史上出现的世界大战不同,这场战争不是人与人或国与国之间的战斗,而是人类命运共同体与未知病毒之间的博弈。在这场旷日持久、惊心动魄的世纪之战里,中国的应对和表现非常优秀,令世界人民为之瞩目。作为中国著名的艺术家和世界和平艺术使者的王华明,在社区隔离的期间,他每一天都关注着国内外疫情发展的最新情况,每一天他都废寝忘食地创作,怀着无比沉重的心情用作品记录了人类与病毒抗争的方式及过程。今天,我们按时间序列来欣赏他创作的作品时,会感觉仿佛重新回到了2020年的起点,在艺术家的带领下,认真审视这场关乎人类命运走向且尚未完结的战争。

英国作家查尔斯·狄更斯在《双城记》中曾说:“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也是一个最坏的时代;这是一个智慧的年代,也是一个愚蠢的年代;这是一个信任的时期,也是一个怀疑的时期;这是一个光明的季节,也是一个黑暗的季节”。在全球疫情不断蔓延加剧的背景下,艺术家王华明对身边的朋友说道:“我不是只为中国去记录和创作,我是站在人类命运共同体的角度,为全世界去创作和服务。”的确如此,中国虽然取得了抗疫战争的阶段性胜利,但世界上很多国家依然处在疫情的震中,只有地球上的所有国家取得胜利,人类社会才能再次走向繁荣和稳定。

艺术没有国界,艺术家的胸怀也装有整个世界。在装置艺术作品序列一《2020 COVID-19》中,艺术家王华明以发光的地球仪作为基座,用红黄蓝绿等颜色的塑料小圆帽进行组合创作,当各种颜色的小圆帽覆盖到地球模型上时,电源打开,呈现出一个逼真的冠状病毒的形像,它浑身发出彩色的光芒、面目可憎,肆虐人间。但如果仔细看,又会发现它也是地球上的产物,和人类一样,生于斯长于斯。正是由于人类对自然法则的蔑视,对地球上其他生命的不尊重,对环境的破坏,最终导致病毒爆发,全球流行,人类自身的生命也遭受到前所未有的威胁。这个作品最大的震撼在于,它用地球的形象隐喻了冠状病毒的来源,告诫人类若不珍爱环境和尊重生命,必然会遭到大自然的惩罚。

在随后的一段时间里,艺术家王华明又对序列一作品《2020 COVID-19》进行了再次创作,将象征冠状病毒的模型置于三炷香燃起的烟雾之中。在一片模糊的烟气中,冠状病毒若隐若现,正符合病毒本身狡黠的特征。烟雾的出现有两层深刻的含义,首先是寓意人类对病毒的认识不清,疫情爆发时,大家都非常慌乱,医疗资源遭到前所未有的挤兑。另外就是指明病毒没有国界,就像这些迷雾不断弥漫,包围一切,每个国家都不应各自为战,更不能蒙蔽双眼,用鸵鸟政策去消极应对。烟雾是动态的元素,王华明巧妙地将其纳入艺术创作之中,使《2020 COVID-19》作品更加立体生动,视觉冲击力也明显增强。

在装置艺术作品序列二《2020记忆碎片》中,艺术家王华明以一个圆形的老唱片碎片为中心,周围散布一些大小瓷器和焦炭碎片,象征了病毒流行下的人类社会被迫按下暂停键,人类的文明延续也面临着前所未有的考验。整个作品构思巧妙,非常具有解构主义的特征,立意明确,激发了观者对人类文明的发展前途的思考。

在装置艺术作品序列三《2020禁》中,艺术家王华明用塑料袋将一个手持的高音喇叭包裹,既寓意疫情之下,世界各国相互指责,高调甩锅,又寓意部分国家的政府和媒体集体失声,没有及时向公众传达正确的疫情信息,浪费了中国努力控制疫情为世界所赢得的宝贵时间。

在装置艺术作品序列四《2020逝者如斯》中,艺术家王华明以一棵造型独特的枯柏木作为视觉的中心,枯柏上悬挂着一只口罩和唱片。矗立的柏木如一个挣扎的病人雕像,因为病毒的存在,让他全身呈现出痛苦的扭曲形态。这不禁让人联想到古希腊著名雕塑《拉奥孔》,拉奥孔是因为特洛伊人对木马计的无视而献出了自己的生命,而世界各地的新冠肺炎病人却因为极少数人的口腹之欲而死于病毒。艺术家用丰碑般的艺术形象纪念了那些因病毒而死亡的人们,愿逝者能够安息。

同样的,在装置艺术作品序列五《2020转瞬即逝》中,艺术家王华明采用极简主义的手法,用一张完整的唱片和一只打开的蓝色口罩作为主体,向人们呈现了对逝者的缅怀。古老的唱片里蕴含着已逝歌唱家的声音,而在我们身边因病毒去世的亲人,也永远留存在我们的心中,他们虽然在很短的时间内就离开了我们,但我们对这一幕的记忆将是永久的,对病毒泛滥所带来的灾难和教训是刻骨铭心的。

而在装置艺术作品序列六《2020岁月留声》中,艺术家王华明将对2020年的记忆浓缩在了两个象征时光的唱片里。他用绳子从上下左右四个方向固定住唱片,仿佛是让两个古老的唱片进行对话或辩论,人类自诩为万物之灵,站在食物链的顶端,而2020年的今天,我们却看到人类依然有很多的愚蠢想法和自私的行为。

在装置艺术作品序列七《2020于无声处》中,艺术家王华明将数十个蓝色的医用口罩散布在一处干枯的灌木丛上。这些口罩象征了各国在疫情中拼搏的医护人员,他们在灾难来临之际,没有逃跑,而是做了最美的逆行者,为拯救无数生命而奉献自己的力量。也许因为口罩的缘故,很多被拯救者甚至没有看清这些医生和护士的容貌。每拯救一个生命都需要众多医护人员的协作努力,世界上最可爱的人就是他们,于无声处听惊雷,一切尽在不言中。艺术家用这个作品表达了对全世界所有医护人员的尊敬。

艺术家王华明在完成上述装置艺术作品时,付出了极大的劳动。他通过不断思考,认真筹备,精细加工,最终创作出了一件件富有时代气息的佳作。在这些装置作品完成之后,他又完成了一个名为《吹哨人》行为艺术作品。在这个作品中,艺术家穿着洁白的防护服,身上悬挂着20个金属哨子,面向观众,用戴有橡胶手套的手拿起其中一个哨子进行吹奏,嘹亮的哨声随之响起,艺术家随着开始大步行走,边走边吹,身上另外悬挂着的19个哨子发出乒乒乓乓的碰撞声音,一幅极其震撼的场景出现在人们眼前。在我们从19年正要迈入20年时,一切是安静祥和、充满希望的,而在真正进入到20年时,这一场始料未及的病毒疫情开始蔓延失控,正是极少数吹哨人的出现,警醒了世人,减少了伤亡。作为中国艺术家代表的王华明此时吹响哨声,是面向疫情最严重的美国、意大利、西班牙、法国等国家,希望他们的政府和人民能够听到中国的哨声,停止指责和阴谋论,全人类团结起来,患难与共,战胜病毒。在最后,艺术家还捧起序列一作品中发光的新冠病毒模样的地球模型,在黑暗中继续吹响号角,为中国、全人类,只有聆听哨声,相信科学,我们赖以生存的地球才会恢复原有模样。

看完艺术家王华明的整个系列的装置作品及行为艺术作品,内心久久不能平静。这是一个现象级的艺术事件,是超越个体的创作。虽然新冠病毒还在地球上肆虐,但艺术家已经在行动,中国在行动,世界各国人民在行动。相信,伴随着艺术家王华明尖锐的哨声,越来越多的人能够通过艺术去认识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理念,“岂曰无衣,与子同袍”,只有全世界携起手来,才能共克时艰,取得这场抗疫战争的最终胜利。

向艺术家王华明致敬!向人类命运共同体致敬!

文 / 道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