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亚科技转战科创板:原始股东转板前夕离职,关联交易明显

发布时间:2020-05-11 聚合阅读:
原标题:航亚科技转战科创板:原始股东转板前夕离职,关联交易明显华夏时报(chinatimes.net.cn)记者徐超见习记者王颖无锡报道今年的股东会上,“股神”...

原标题:航亚科技转战科创板:原始股东转板前夕离职,关联交易明显

华夏时报(chinatimes.net.cn)记者徐超 见习记者 王颖 无锡报道

今年的股东会上,“股神”巴菲特承认在评估航空公司股票时犯了一个“可以理解的错误”,表达了中长期看衰航空板块的态度,并表示已经清仓航空股。在此判断下,主营航空叶片生产的无锡航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航亚科技”)却在此时试图登陆科创板。

5月6日,航亚科技科创板上市申请获上交所受理,光大证券、华泰联合为公司保荐机构。航亚科技是一家专业的航空发动机及医疗骨科领域的高性能零部件制造商,专注于航空发动机关键零部件及医疗骨科植入锻件的研发、生产及销售,全球四大航空发动机厂商中的赛峰、GE航空为公司主要客户。

根据招股书,公司来自航空板块的业务收入占比均在九成左右,且产品依赖外销。2017年-2019年,航亚科技来自国外的营收分别为4539.98万元、9719.24万元和1.5亿元,在营收中占比46.66%、60.82%和58.45%。

受疫情影响,全球航空业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冲击。从目前形势来看,疫情的全球影响仍在扩大,短期内不会结束。对此,航亚科技方面表示,疫情给公司所处的航空发动机关键零部件行业带来了不利影响,受疫情影响,赛峰等国际主流发动机客户未来可能将批产订单推迟,公司2020年度外销收入将可能出现下滑。如果疫情持续较长时间,将可能对公司更长期间经营业绩造成不利影响。

在此情形下,公司可能采取哪些措施提振业绩,《华夏时报》记者就此致电行业科技公开的信批披露电话,其工作人员表示公司情况已在招股书中披露,其他问题会记录下来,若有回复会联系记者。记者亦去函公司公开的信批邮箱,截至发稿,均未有回复。

“由于疫情对全球经济的营销,萧条状态预计持续更长时间,航空出行也很难在短时间内恢复如初,由此必然波及到航空产业链上游的飞机制造商和供应商,也将加剧航空制造业产能过剩的风险。”高端制造分析师张雨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转板前夕管理层变动频繁

2013年1月,储文光、黄勤、齐向华三人共同出资设立航亚科技有限公司,注册资本8000万元人民币。彼时,公司现任大股东严奇尚未出现在公司的高管名单中。

2016年12月16日,航亚科技挂牌新三板;2019年7月,航亚科技召开董事会及股东大会,审议通过《关于申请公司股票在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终止挂牌》等议案,为转板做准备;2019年8月16日,公司终止在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挂牌。

2019年2月,公司的两位原始出资人储文光、齐向华“因个人原因”辞任公司董事,并不再担任公司的其他职务。

“科创板拟IPO企业,其董事、核心管理、财务、技术人员在上市前出现请辞,一方面会影响到市场对公司的信心,另一方面也很容易涉及到‘董事、高级管理人员及核心技术人员均没有发生重大不利变化’这一上市条件。如果这些核心人员的离职,严重影响到公司的生产经营,很有可能会申请上市失败。”如是金融董事总经理张奥平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除原始股东外,公司财务总监一职在转战科创板之际也是几经更迭。

2018年7月27日,航亚科技董事会免去黄勤财务总监职务,聘任黄勤为副总经理,同时聘任虞惠萍为财务总监,原因为公司分工调整。任免公告中还明确了任期,黄勤任职副总经理和虞惠萍担任财务总监的期限均为7个月,自2018年7月27日起至2019年2月27日。

黄勤是航亚科技创始人之一,当时任公司董秘和财务总监,被免去财务总监职务后,还担任航亚科技副总经理和董秘职务;虞惠萍则是从外部聘请。

2019年2月21日,虞惠萍因“个人原因”辞职,在新财务总监到任之前,由黄勤代为履行财务总监相关职责。直到今年3月5日,才由曾是 斯莱克财务负责人的高杰贞任职航亚科技财务总监职务。

张奥平对本报记者表示:“财务总监的频繁变动,一方面也许有公司财务复杂的原因,另一方面也有可能是因为公司之前从未重视财务总监一职,未能找到合适的专业的人选,这是非上公司的普遍现象。一个优秀的财务总监在IPO过程中,不仅要协同券商、会计师事务所、律所等中介机构对公司内部的财务、内控等进行梳理、完善、规范,还要对监管机构、投资者的问询进行答复沟通,并协助路演和资金募集。”

招股书披露信息与新三板年报不一致

根据航亚科技在新三板披露的2018年年报,无锡市泛亚精工有限公司(下称“泛亚精工”)为公司第五大供应商,年采购占比为3.94%。前四大供应商分别为维斯伯·蒂锐(北京)金属材料有限公司(下称“维斯伯·蒂锐”)、 西部超导材料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西安三角防务股份有限公司和陕西宏远航空锻造有限责任公司。

而在公司2020年提交的招股书申报稿中,2018年的五大供应商新增无锡世贸通供应链服务有限公司(下称“无锡世贸通”),为公司第三大供应商,泛亚精工则被顺延排除在公司前五供应商之列。

对此,航亚科技的解释为,公司2017年之前的业务,是通过无锡世贸通向维斯伯·蒂锐进行采购。在2018年,双方业务进行规范,所以将无锡世贸通供应链服务有限公司的采购份额独立计算。

值得注意的是,泛亚精工为航亚科技业务关联方。泛亚精工除是公司的供货商之外,还参与到公司生产的主要工序,包括航空发动机零部件粗加工、等离子喷涂等领域。2017年至2019年,泛亚精工连续三年进入航亚科技的前五位外协加工厂商名单中。

泛亚精工的股东沈稚辉,持有该公司30.10%的股权。同时,沈稚辉直接持有航亚科技3.87%股权,并且是公司实控人严奇的一致行动人之一。从2016年9月开始,泛亚精工曾经连续三年为航亚科技提供担保,最高时曾经担保3000万元。

“显而易见,在上市前夕,这样的‘独立计算’会在财报上并非显得公司品质更优,而是美化财报。”经济学家宋清辉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