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8艺术·走访工作室|鲍栋:两三年后会有一次结构性变化

发布时间:2020-05-14 聚合阅读:
原标题:798艺术·走访工作室|鲍栋:两三年后会有一次结构性变化鲍栋北京当代·艺术展艺术总监、艺术评论家和独立策展人从商业逻辑去工作的时,反而给策展人激发更多的...

原标题:798艺术·走访工作室 | 鲍栋:两三年后会有一次结构性变化

鲍栋

北京当代·艺术展艺术总监、艺术评论家和独立策展人

从商业逻辑去工作的时,反而给策展人激发更多的创造性

和艺术机构打交道多年的策展人鲍栋,在成为“北京当代”艺术总监之后越来越多的出现在公众视野中。与之前策展人身份不同,现在鲍栋面对的不仅仅是艺术家和艺术行业,一个艺博会的正常运转牵涉到政策、经济,甚至交通、运输、公众形象等方方面面,这些都考验着一个艺博会的专业水准与服务质量,也考验着鲍栋除了学术、策划之外的商业运营思维。鲍栋曾对媒体说过“当从商业逻辑去工作的时候,反而给策展人激发了更多的创造性。”也许鲍栋这种先见之举,也预示着未来策展人的发展将更加多元化。

798艺术:疫情期间你外出了吗?

鲍栋:春节后我们全家去了趟东南亚,还好回来的比较早,只需在家隔离一段。

2018年 鲍栋工作室入驻798艺术区

798艺术:“北京当代”八月底开幕,你觉得到时疫情的干扰还大吗?

鲍栋:这要看到时候的大环境如何。我认为到了八月底,社会心理和国家政策都不会把疫情作为最首要的事情了。五一假期之后,肯定就会开始恢复,北京的艺术圈从画廊周开始,就会逐渐恢复常态了。

北京当代艺术展

798艺术:今年的“北京当代”的藏家数量会受到影响吗?

鲍栋:我们主要面对的是中国的藏家,没有特别邀请国外藏家。疫情下藏家的流动性受到限制,很多国外的博览会去不了,反而给国内的艺博会更多机会。虽然艺术市场在经济不景气的大环境下受到一定影响,但是理性、专业的藏家是在建立一个收藏系统,他们反而觉得这是难得的机会。国际局势动荡反而能强化国内市场,拉动内需。但我们也不要期望太高,今年只要画廊能够存活就是胜利。

我预感在两三年左右,会有一个结构性的变化。看基本数据,这次的全球防疫战中国表现的最好,反而美国在这个问题上让人大跌眼镜,疫情在客观上加深了我们对全球化的反思,也加速了一种逆全球化的裂变。但全球化已然是一个事实,在某种意义上,这次新冠疫情实际上反而是第一次所有人都感同身受的全球疫情危机。

格罗伊斯最近有句话说的好,大意是今天的每个展览不是全球化下的地方展览,而是地方的全球化展览。换句话说,全球化就在这里,在中国,在北京,在我们身边,尤其是考虑到中国在这次疫情中反而获得了一种制度自信和文化自信。

今年有一个新的亮点,非一线城市的画廊机构来参加“北京当代”

798艺术:文化价值观上将会有一次大的调整?

鲍栋:现在不是左右之分,而是新旧之分,现在的年轻人要比老一辈好很多,他们的眼界要高一些。中国的文化崛起是伴随着经济崛起的必然现象,我们得面对中国是一个历史文化大国的事实,现在的问题是,当代文化、当代艺术领域如何在当下的贡献出超越当下的价值。

历年北京当代现场

798艺术:今年“北京当代”招商情况怎么样?

鲍栋:去年11月底,我们即开始招商,启动的比较早。先期约定和主动申请的已经有三、四十家,四月近二十家提交了参展方案。

今年有一个新的亮点,就是非一线城市的画廊机构来参加“北京当代”,有西安、杭州、南京、兰州、武汉、青岛、长沙等,“北京当代”要构建的是中国的当代艺术系统。很多城市的画廊未必做的不好,他们有自己独特的区域生态。当代艺术不能只是几个中心城市去代表,我想这次也是对非一线城市画廊的推动。

798艺术:参加的画廊应该怎么运用艺博会场地?

鲍栋:中国画廊总体在成长的阶段,我们希望能有更丰富的层次,不管是艺术类型、趣味偏好、价格区间,需要一个恰当的角度去阐释,而不是根据画廊的名气、大小、排名列作。“北京当代”强调策展性,看似无序的东西要给出一个有效的梳理,以及梳理下的推动。

历年北京当代现场

798艺术:疫情影响下“北京当代”的参展费会不会打折?

鲍栋:我们有两个画廊单元“价值”和“未来”,“未来”单元本来就是有折扣的,和疫情没有直接的关系。未来单元会有两个主题,一个是刚才提到的非一线城市,另一个就是国内画廊代理的海外艺术家,一内一外形成呼应。事实上,折扣并不是画廊首先要考虑的方面,通过艺博会画廊可以收获什么?这才是重点。

798艺术:线上博览会在未来会不会是一种趋势?

鲍栋:我觉得线上肯定是一个趋势,但是不会只是线上,线上线下的配合与互补会成为常态。博览会是一个在特定时间、特定空间的聚会,有节日的特性;其次,原作的唯一性、稀缺性价值很重要,它是艺术背后的逻辑,这个只有在现场才能感受到。线上的部分可以提升艺博会的效率、广度,可以让无法来到现场的藏家与观众参与进来,也可以让中国的电商经验优势发挥出来。

一场新型的全球化又会兴起,这一次是谁发起?除了中国,目前还看不到别的可能

798艺术:未来有没有扩大场地的计划?

鲍栋:重要的还是看做什么内容。

798艺术:刚才说到过两三年后中国的结构会有一些转变,会体现在哪些方面?

鲍栋:首先从内容层面,会从“外向”转向“内部”,会以“内部”为主,或者说“内部”增强。现在很多国内藏家都在买国际大牌艺术家作品,这个情况慢慢会转变。我觉得艺术与科研有相似之处,科研经费如果提高就会有很多创造性的东西出现,艺术品如果吸引了更多的购买与收藏,画廊和艺术家获得更高的收益,自然就会激发出更好的作品出现。

798艺术:这也是全球化发展到一定阶段后的必然结果?

鲍栋:从1989年到2019年这三十年,美国主导了世界的经济和意识形态。在美国,新的富豪都出身于新兴行业,金融业、娱乐业、互联网、媒体等,新的藏家也是来自这些人群。美国的问题是产业过于空心化,甚至像波音公司这种大制造业企业都贷款买自己的股票,其实在新冠爆发之前,很多人就已经预测美国经济即将出现大的麻烦,企业债将成为最大的隐患,华尔街经济一旦遇到具体的问题是什么也解决不了的。

这是全球化的必然结果?对美国来说,他们把制造业交给了中国,中国的工厂做脏活累活挣辛苦钱,华尔街则轻松获取资本市场的巨大利润,这是美国出问题了的经济现状。所以,美国政府开始想恢复制造业,希望制造业回流,但是这可不容易,除非资本主义逻辑、经济自由主义原理彻底被抛弃,那就是政治挂帅、计划经济了,一个难堪的悖论。在资本主义体系、新自由主义观念下,资源配置的全球化是不可逆的。

简单的说,或许,区域化的内循环在中短期内是一个逆全球化的阶段,但是很快,一场新型的全球化又会兴起,这一次是谁发起,除了中国,目前还看不到别的可能。

采访/撰文:丁晓洁

“798艺术·走访工作室 ” 系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