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乘风破浪的姐姐”有太多假象,现实中女性一些不堪的生活被遮掩

发布时间:2020-06-28 聚合阅读:
原标题:“乘风破浪的姐姐”有太多假象,现实中女性一些不堪的生活被遮掩丨本文首发于皮皮电影皮皮电影/每天一部精彩电影推荐中年女性只能发胖和老公孩子热炕头?中年女性...

原标题:“乘风破浪的姐姐”有太多假象,现实中女性一些不堪的生活被遮掩

丨本文首发于皮皮电影

皮皮电影 / 每天一部精彩电影推荐

中年女性只能发胖和老公孩子热炕头?

中年女性事业和家庭不能兼顾?

一派胡言!

近来,一档名为《乘风破浪的姐姐》的综艺节目让弟弟妹妹们大喊”姐姐slay!"的同时,也让观众看到了女性的无数种可能性。

她可以是古灵精怪的;

可以是随心所欲的;

可以是霸气侧漏的;

可以是温婉知性的;

年龄不是限制,长相不是缺陷,性别更不是门槛。

我们需要学会欣赏女性不同的美,以及不同年纪女性美,这才是真正对女性的尊重。

“中年”不应该成为贬义词,人生同样不应该畏惧衰老。

但是!以上的美好的说词,有太多的“假象”,这样“乘风破浪的姐姐”们活在少数人的生活里,甚至连这部分少数人的也只是幻想。

现实中许多中年女性,面临的问题依旧很残酷,只是被表象遮掩,被我们忽略了,正如新加坡导演陈哲艺的《热带雨》女主角阿玲一样。

《热带雨》是一部聚焦中年女性真实处境的电影,在去年平遥电影节上成为零差评爆款,荣获最佳影片、最佳女演员、影迷选择荣誉等大奖。

影片讲述了一位40岁左右的中年女性阿玲的故事,丈夫出轨、事业瓶颈、师生恋,导演用客观而又真实的镜头,窥探了一个中年女性,隐秘的故事,见证了她糟糕与在糟糕之中找寻到出路的解脱。

阿玲(杨雁雁 饰)是马来西亚人,嫁给了新加坡籍的老公之后就留在新加坡一所学校里担任中文老师。

她和丈夫一直想要孩子,打了整整八年的排卵针也未能如愿。

影片就是以阿玲在车内给自己打针的场景为开场的。

只见她异常熟练地拿出针管,把长长的针头扎进腹部,而那里早已经是青紫一片了。

此时的窗外狂风骤雨,暴雨也正是阿玲处境的写照。

作为一名正值中年的女性,阿玲的身边都是些“不健全”的男性。

丈夫——不负责任,出轨。

虽然电影没有给出阿玲丈夫的具体工作,但从言谈和开宝马车这些细节,我们能推断出他应该从事的是金融一类的行业,收入不菲。

但他每次出现在镜头里都是阴沉匆忙的。

阿玲算好了排卵日在家等着他共享人类大和谐,他却喝酒喝到很晚,把生孩子必经的过程当做是一项任务,不情不愿。

妹妹生孩子请他去庆祝,结果他推三阻四,最后只露个头就跑了。

阿玲去医院人工受孕后回到家,想让他陪她躺一会,他也随便找个借口开溜。

生小孩明明是两个人的事,但阿玲丈夫全推给了一个人解决,就连人工受孕用的都是他的冷冻精子。

对自己唯一的老婆这么不上心,那必定是在外面有狗了。

阿玲在一次跟踪后证实了自己的怀疑。

公公——中风在床。

在影片没有给出相关信息之前,我一直以为这是阿玲自己的父亲。

虽然白天有阿姨照顾,但阿玲只要一下班就要赶回家里给公公做饭。

吃饭的时候把饭菜嚼碎喂给他,帮他擦洗身体,然后扶到床上,让他看一会电视之后睡觉。

有趣的是,已经瘫痪在床的公公喜欢看武侠片,所以电视上一直放着胡金铨的《侠女》和《大醉侠》。

稍不留神,这个细节就会被观众忽略。

灵动飘逸的武侠,与动弹不得的老人,生命力的旺盛与稀薄,对比得如此令人感伤。

而影片也不止一次地展现了这种生命力的对撞。

公公与外孙女,公公与伟伦,阿玲与伟伦,阿玲丈夫与伟伦。

这四组都构成了对比。

而伟伦,就是影片中的第三个男性

他是阿玲的学生,父母常年在国外做生意,家里只有他一个人。

这里就要提到阿玲的职业——新加坡学校的一名中文老师。

我们都知道,新加坡的常用语是英语。

上世纪70年代以来,新加坡政府就已经陆续将学校改制为英校,每周仅保留两节中文课。

在陈哲艺导演的自述中,他也有提到这一背景:“新加坡华人年轻一代,几乎不讲中文。因为新加坡是一个很实际的社会,念完中学以后可能就再也没有机会使用中文,大家都不注重。”

而联系影片内容我们也能发现,在新加坡,中文课的地位甚至没有体育课在内地中学的地位高。

至此,阿玲在学校的处境也就很明显了。

学生不做作业,在中文课上讲英文,这些都是常规操作。

阿玲主动把考试不及格的学生留下来补习,结果往往一转身他们就跑得差不多了。

伟伦就是被阿玲留下来补习学生中的一员。但与其他人不同的是,伟伦是唯一一个认真对待补习的人。

明面上,他给出的理由是,他以后要去中国做生意,中文学不好父母会打死他的。

实际上,伟伦暗恋阿玲。

伟伦对阿玲的暗恋,一开始只是各种偷拍,慢慢得就发展到蹭老师的车回家,再后来就是到老师家吃饭。

这是片中极少的温馨部分。

阿玲在做饭,伟伦在客厅饭桌上写作业,公公坐在旁边看着他写。

当伟伦用中文写作文,不会写“帮”,准备用拼音代替时,公公缓慢地、颤颤巍巍地伸出手指,在他的手臂上划下“帮”字的笔画,教会了他这个字的写法。

写完作业,三个人坐在一起吃了晚饭。

阿玲和伟伦之间,一直暗流涌动。

阿玲的生活被家庭和工作塞满,唯一触碰的身体是公公衰老的身躯,丈夫甚至连一个拥抱也不愿意给她。

伟伦也没有一个正常的家庭。家里常常只有他一个人,冰箱里空空如也,只有两罐可乐。

阿玲和伟伦,从一开始的师生,到像母子,再到不伦恋,这个过程实际上是一个双方寻找温暖的过程。

作为电影的真正主角,阿玲身上有一种传统的儒家女性气质。

她长相温婉,在家里伺候公公尽心尽力毫无怨言,在学校诚心面对学生,并说出“要尊重汉语”这样的话。

“不孝有三,无后为大”,阿玲为了子嗣甘愿承受多年身心巨大压力。

至于丈夫那里,在她发现丈夫和小三卿卿我我,有说有笑的时候,也没有大喊大闹,只是一个人默默流泪。

直到最后,才用一句“我以为你想要女儿”这样的话来点破丈夫的私情。

而这样温婉贤淑的女子,却在困境里大雨滂沱。

所幸公公的去世打破了困局。

感情唯一的牵绊消失后,阿玲正式与丈夫离了婚。

因为不伦恋情被学校委婉辞退后,阿玲回到了马来西亚的娘家。

那时母亲正在后院洗床单,阳光明媚,仿佛阿玲不过是一小时前刚出了趟门。

两个人一起拧干床单,挂了起来。

阿玲在一片明媚中抬起了头,露出了微笑。

热带雨终于停了。

电影用不动声色的手法,展现了一个中年女性的成长。

文化的困境,家庭的破碎,不伦的恋情,所有这些都让阿玲更加坚强,

虽然影片没有表明,但阿玲应该会生下那个和伟伦的孩子,重新开始一段在阳光下的生活。

这无关道德与否,只是选择而已,在皮哥看来,阿玲无疑才是皮哥心目中真正“乘风破浪”的姐姐。

2013年,陈哲艺拍出了自己的处女作《爸妈不在家》,拿下了当年金马的“最佳剧情片”奖,力压王家卫的《一代宗师》、和蔡明亮的《郊游》等名导佳作。

六年之后,他才拍出了第二部长片,依旧是一流的水准。

这两部电影都是家庭片,有着小津安二郎电影的沉浸、是枝裕和电影的温情以及李安电影的文化碰撞,深厚悠远。

而两部电影的女主角都是同一个人——1977年出生的杨雁雁,生活中他与阿玲一样,是一位乘风破浪的姐姐。

《爸妈不在家》里,怀孕的杨雁雁坚持出演,表现出了一个因为工作而对儿子疏于照顾的母亲的纠结。

《热带雨》中,杨雁雁为了演好片中“打了八年催产针”的阿玲,拒绝了导演使用替身的建议,而是每天都练习用大号针管给自己打生理盐水,足足打了一个月,才有了影片开头熟练的动作。

陈哲艺和杨雁雁的合作,对于内地的电影有着极大的教育意义。

我们不仅要看到少女,还要看到中年女性、老年女性,看到她们在生活中所经历的一切。

我们不需要看到刻意的装嫩,更想要真实自然的表演。

这是导演、演员、编剧、制片人的事,更是观众的事,生活中我们需要《乘风破浪的姐姐》这样的节目愉悦人心,更需要《热带雨》这样电影,让我们正视现实,因为只有面对现实,才会有所改变,才会真正“乘风破浪”。

文/皮皮电影编辑部:童云溪

?原创丨文章著作权:皮皮电影(ppdianying)

未经授权请勿进行任何形式的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