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击“中国制造业第一市”,苏州为何高规格布局生产性服务业

发布时间:2020-07-19 聚合阅读:
原标题:冲击“中国制造业第一市”,苏州为何高规格布局生产性服务业被外界称为“最强地级市”、制造业位居全国前三的苏州,最近鲜明地提出,未来要成为“中国制造业第一市...

原标题:冲击“中国制造业第一市”,苏州为何高规格布局生产性服务业

被外界称为“最强地级市”、制造业位居全国前三的苏州,最近鲜明地提出,未来要成为“中国制造业第一市”。

7月18日,苏州市召开生产性服务业推进大会。江苏省委常委、苏州市委书记蓝绍敏在会上表示,这并不是说说而已。围绕这个目标,苏州已开始系统性地布局,围绕制造业的发展提供更多的服务、创造更好的环境,从而进一步优化“新苏州制造”发展的产业创新生态。

蓝绍敏说,生产性服务业是苏州的必然选择,是赋能“新苏州制造”的利器,也是苏州的职责担当所在,“制造业最发达的地方,理应成为生产性服务业最好的地方。”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在会场注意到,蓝绍敏在会上多次拿苏州与上海、深圳对标。他说,过去苏州依靠制造业成为了全国“标兵城市”,现在要依靠“新苏州制造”,做高质量发展的“标杆城市”。

“标兵”和“标杆”,一字之差,意义和分量却明显不同。事实上,做“标杆”并不那么容易。就比如,苏州再强也只是个地级市,城市能级的“天花板”似乎能够看得见。

如何实现突破?蓝绍敏在会上提出,一方面,将继续向上争取提升城市能级,另一方面要"做好自己",做更多提升自身城市能级的事情。

蓝绍敏讲了个有关“苏州码子”的典故

什么是生产性服务业?

资料显示,生产性服务业是与制造业直接相关的配套服务业,发源和根植于制造业,本身并不向消费者提供直接的、独立的服务效用。

蓝绍敏在会上讲了个典故。

他说,姑苏区有个双塔市集,非常热闹,LOGO也很特别。“我去看过,它那个标识和别人不一样,多个了符号,这个符号叫做苏州码子。”

苏州码子诞生于700多年前的南宋时期,是中国早期民间的“商业数字”,比汉语中的数字更加简易,曾被广泛运用于老百姓的生活。脱胎于中国文化历史上的算筹的“苏州码子”,是阿拉伯数字在我国广泛使用前的一种简便、快捷的记录数码,也是目前唯一还在被使用的算筹系统。

在蓝绍敏看来,苏州码子就是苏州古代生产性服务业的雏形。他认为,这告诉了人们一个道理,那就是 生产性服务业诞生于制造业、服务于制造业,“离生产最近的地方”往往能够催生发达的生产性服务业

“苏州制造业全国前三,将来要做中国第一,苏州就是离生产最近的地方,生产性服务业是一个最好的风口。”蓝绍敏说。

他举了几个例子。1989年,柯达公司把IT部门卖给了IBM,开创了巨型公司IT部门外包的先河。后来,IBM的外包业务从0增长至现在的200亿美元规模,成为全球最大的外包公司,体现出生产性服务业的专业化、外包化,已成为重要趋势。

还有耐克,目前将主要精力集中于新产品的研发和市场营销上,其余很多业务都是由外部公司制造,但发展势头依旧强劲。

就苏州而言,蓝绍敏说,前不久有家销售规模过千亿的生物医药企业提出,希望在金鸡湖做一家生物医药销售公司,“我觉得这个挺有意义。”他说,苏州有一批生物医药创新企业,研发能力强,但生产管理、资本运作、市场营销方面并不是强项。在此背景下,一些专业化的公司就显得很有必要了。

“新苏州制造”扬帆,生产性服务业是最近的“风口”

澎湃新闻注意到,发展生产性服务业,苏州展现出了满满的紧迫感。

蓝绍敏说,发展生产性服务业是苏州的必然选择。当下,不光美国、德国等发达国家均把生产性服务业作为制造业发展的支撑力量,国内的上海、深圳也在朝着“两个70%”的目标迈进,即服务业要占到GDP的70%,生产性服务业要占到服务业的70%。

规上工业总产值连续七年稳定在3万亿以上的城市,全国一共有三个,分别是上海、深圳和苏州。

蓝绍敏表示,对于生产性服务业这块未来产业竞争的必争之地,苏州必须率先起跑,跑出苏州制造的领先身位,实现华丽转型。

当下,传统制造业比拼的“冷兵器”时代已经过去,生产性服务业正是“新式武器”。蓝绍敏认为,生产性服务业对于制造业转型升级作用最大,苏州的需求也最为迫切。“现在已经到了转变发展方式、聚焦质量提升的关键时期, 新苏州制造就是要谋划推动苏州的制造业从高速度到高技术、再到高质量的积极进取性转型。

生产性服务业究竟如何赋能制造业发展?蓝绍敏说,有研究表明,将生产型服务业发展程度提高1%,制造业效率可以提升39.6%。

上个月,苏州召开了工业互联网大会,喊出“消费互联网看杭州,工业互联网看苏州”的口号,欲谱写新的“苏杭双城记”。事实上,工业互联网正是生产性服务业的一部分,苏州将其拎出来进行了专题推进。

推进生产性服务业的发展,需要具备一定的制造业基础和应用场景。作为制造业大市,蓝绍敏认为,“我们的优势最为独特。”

他说,改革开放以来,苏州积累了齐全的产业门类以及国内一流的垂直整合能力,现在又在实施“双百行动”,也就是划出100万亩工业和生产性研发用地保障线,还有五年100平方公里产业用地更新,像保护生态环境一样,为制造业提供永续发展的空间,也为生产性服务业提供最广阔的市场空间和最丰富的应用场景。

冲击“中国制造业第一市”,苏州雄心毕露

“无论过去、现代,还是未来,制造业始终是苏州的立市之本。”蓝绍敏在大会上如是说。

他认为,首先从投资的角度,苏州有两个标杆,一个是总投资不能低于深圳,另一个就是制造业投资要达到深圳的两倍以上,“这才是苏州未来产业发展布局中的‘定海神针’。”蓝绍敏说。

据其介绍,苏州二季度经济复苏势头非常迅猛,“但这是一个阶段性成果,我们的最终目标是做‘中国制造业第一市’。”

正如蓝绍敏补充道,做“中国制造业第一市”不仅仅是口号,也不仅仅是抓投资。推进生产性服务业发展,正体现了苏州在发展和重视制造业发展方面的系统性做法。因为,为制造业的发展提供更多服务,创造更好的环境,是当下优化制造业发展产业生态和创新生态的重要组成部分。

2019年,苏州生产性服务业增加值达5231亿元,目标到2025年突破万亿元大关。

恒隆通信是苏州本土涌现出的一家生产性服务业企业,也是5G及大数据建设领域高速成长的创新型企业。据公司董事长孙国意介绍,该公司的5G通信技术应用等领域业务已覆盖全国近20个省份。今年初,新冠肺炎疫情突如其来,恒隆通信仅用3天就完成了武汉火神山医院的5G基站建设及信号覆盖、开通雷神山基站。接下来,苏州将加快培育类似恒隆通信这样的“行业明星”。澎湃新闻从会上获悉,苏州将围绕信息技术服务、研发设计、金融服务等九大重点领域,努力培育一批引领行业质态提升、拥有自主品牌影响力、极具行业竞争力的生产性服务业领军企业,力争形成10家左右在生产性服务业领域全国领先的自主品牌领军企业。

不难现象,这 些生产性服务业的领军企业,未来将成为苏州制造业转型发展的“引擎”,轰出发展“推背感”的“燃料”

苏州只是一个地级市?那就多做超出地级市的事情

苏州推进生产性服务业,并不仅仅是为了苏州。蓝绍敏说,如果生产性服务业只是为一个城市服务,是没有出路的。

澎湃新闻注意到,相反,苏州发展生产性服务业,试图将辐射范围尽量向外扩散至长三角甚至全国,从而体现出“新苏州制造”的影响力和首位度。

蓝绍敏说,过去,苏州依靠制造业成为高速发展的“标兵城市”,而现在,要靠“新苏州制造”成为高质量发展的“标杆城市”。

要实现从“标兵”到“标杆”的跨越,“新苏州制造”势必要体现出辐射力。作为其中的重要一环,生产性服务业如何体现出辐射力?举个例子,目前,苏州拥有国内地级市中的首个国家级人力资源服务产业园,并以“一园多区”的布局,辐射带动了全市人力资源服务机构超3300家,产业规模超841亿,70%的企业已经完成了省内布局,30%的企业已经完成了全国的布局。

当然,在此过程中,苏州不可避免地会遇到制约。

就比如城市能级的问题。 苏州一直以来被誉为“最强地级市”,但这其中也暗含了一个残酷的现实:苏州无论如何“也只是个地级市”。因此,在发展高端生产性服务业的过程中,当需要更高资源配置权的时候,苏州的城市能级是个明显的“天花板”

如何突破?蓝绍敏给出了他初步的思考。

一方面,苏州将继续向上争取提升城市能级;另一方面,要“做好自己”,做更多提升城市能级的事情,不能满足于自己只是一个地级市,也不能满足于经济总量走在前列。

推进生产性服务业的发展,正是这样的事情。实现经济体量地级市最强之后,展现出更多超出地级市层面的城市辐射力,或是苏州接下来的突破方向。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