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风釆·吴银杉素描艺术

发布时间:2020-07-25 聚合阅读:
原标题:名家风釆·吴银杉素描艺术吴银杉吴银杉,湖南株洲人。1978年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本科毕业。中央戏剧学院舞美系绘画研究生毕业。中央戏剧学院舞美系教授、硕士生...

原标题:名家风釆·吴银杉素描艺术

吴银杉

吴银杉,湖南株洲人。

1978年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本科毕业。

中央戏剧学院舞美系绘画研究生毕业。

中央戏剧学院舞美系教授、硕士生导师。

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教育部国家美术课标研制组专家

第二届亚洲美术双年展组委会副主任

美国《ALONG》艺术杂志特邀主编

亚洲美术家联盟常务理事

▲吴银杉《自画像》1978年

主要展览:

《晨》入选“前进中的中国青年”全国美展(中国美术馆)

《脊背》入选第七届全国美展(江苏省美术馆)

《远方地平线》获国庆40周年北京美展优秀作品奖(中国美术馆)

《聊》入选北京美术作品展(中央美院美术馆)

《等待》获国家文化部与台湾中华文化基金会主办油画大展铜奖

《小岛》入选“首届中国风景油画展”(国家博物馆)

《脊背》参加香港首届中国油画年展(香港会展中心)

《布达拉宫》参加美国纽约国际艺术博览会获金奖

《红围巾老太》等三幅作品参加“经典与风范——当代值得关注的艺术家邀请展”(国家大剧院美术馆)

《昌盛街东巷》《脊背》作品入选“2013年中国创新艺术家提名展”(水立方展览馆)

▲吴银杉《阳光下的人》1981年

《北京意象·大美房山》作品展(中国美术馆)

入选《北京意象·创意大兴>作品展(中国美术馆)

2014年参加《学术引领市场邀请展》

2015年作品参加“经典与风范——当代值得关注的艺术家邀请展”(军事博物馆)

入选2015年“法国罗浮宫国际艺术沙龙展”(巴黎罗浮宫卡鲁塞尔展厅)

入选2017年5月“一带一路,丝路文化与艺术大展”(北京怀柔雁栖湖国际会展中心)

2017年8月参加在俄罗斯列宾美院主办的中国优秀艺术家作品联展(列宾美院)

2017年8月 《融——当代油画语言研究展》(今日美术馆)

2018年2月作品入选《第二届亚洲美术双年展》,《经堂前的藏女们》获学术奖(香港中央图书馆)

2018年8月作品入选《第三届马来西亚美术双年展》

2019年《春华秋实》入选“美在京津冀——庆祝建国70周年美术作品展”(美协主办·三地巡展)

▲吴银杉《远望》 2001年

全国数字电视专业频道《收藏天下》播出电视专题片《访当代油画家吴银杉》 ,旅游卫视播出《现实主义之路----吴银杉》。作品曾发表于《美术》、《中国油画》、《美术研究》‘《人民日报》、《光明日报》、《文艺报》、《艺术市场》等核心期刊及大报。

作品入编:《中国杰出画家与红色经典作品》(文化部文化艺术人才中心主编);《中国当代美术家作品集》《中国油画名家》等画册。出版个人专集:《吴银杉素描写生集》、《中国油画50家 —吴银杉卷》,

获文化部文化艺术人才中心颁发的荣誉证书。

曾出席第六届全国美术家代表大会、第三届、第四届北京市美术家代表大会。

先后5次获中央戏剧学院舞台美术系绘画教学基金奖。

曾赴俄、法、意、德、西、荷、美等国进行艺术考察及参展。

▲吴银杉《倔老头》2003年

读吴银杉素描(摘录)

钱绍武

银杉送来他的素描写生,近来很少见到这样的作品了。这里透着一股执著热情,一种质朴真诚的爱。他爱着滋育我们中华民族的黄土地,和在这片地上活得如此艰辛的人们。这些作品里没有丝毫猎奇心理,没有一点虚张声势,有的只是一片赤子之心。银杉几乎是带着崇敬心情在捕捉、刻画、挖掘和理解这一条条皱褶;一条条风霜折磨下的刻痕。他的眼睛是朝下的,决不朝上。他以中国知识分子最优秀的传统——忧患意识去关注着、记载着这一切。他在表面的落后中发现力量,他在表面的“破烂”中发现人性的闪光点。正是这样,我以为这些作品是当代新的现实主义的又一成就。

▲吴银杉《小燕》2018年

▲吴银杉《长须老人》2001年

▲吴银杉《地平线》1995年

花朵 根茎 沃土(摘录)

闻立鹏

这批数以百计的素描,时间的跨度是二十年,空间的跨度是甘肃、青海、宁夏、西藏,最多的是晋西北地区,大大小小的素描,不知包含着画家多少心血汗水。目不暇接的素描作品,包括了男女老少、工人、战士、兄弟民族,画得最多的是农民,特别是那满脸皱纹“浑身上下满是线条”的老人。白纸、色纸、炭笔、水墨,有的是色纸提白,有的是白纸加墨,各种技法、各种材料、各种工具,一拥而上。写实刻画、夸张变形、象征寓意,不同手法随机而运,挥挥洒洒,得心应手,充满激情地塑造了一座朴实、生动、深刻的农民肖像画廊。

这就是吴银杉艺术之花的根,这就是他艺术生长的沃土,对生活的真诚激情,对农民牧民的深切关爱,正是画家痴心求索、苦苦耕耘的最大动力。

吴银杉的素描,早已摆脱了“学生腔”,超越了一般习作,一般收集素材的阶段,艺术逐渐走向成熟。通过这批素描作品,我们可以切实地感受到画家的艺术追求,人格精神,也能清楚地看到在他不断地挖掘艺术深井、塑造农民形象的同时,也在开掘艺术自我,塑造艺术自我。于是,这批作品逐渐显现出某种个性色彩而具有独立的艺术价值。

吴银杉的这批作品反映了他艺术观念的拓展、变化。他虽然经常深入到穷乡僻壤,却没有忘记时代的发展。

他运用传统的写实技巧,敏锐地搜寻着人物的特殊神情与动态,而又特别注意发现不同视角的表现魅力;用不同的焦点的选择,突出某些细节如手、嘴的刻画。

画家突出了线的运用,追求画面中线的节奏,探寻各种线条组合而形成的韵律美,用以加强对象的表现力,用以抒发画家的感受与情思。吴银杉素描中粗犷有力、质朴刚健的线条、加强了作品的气势,增强了画面的视觉冲击力。

2001年

▲吴银杉《求》1995年

在生活中锤炼素描语言(摘录)

吴银杉

现在下乡写生已不那么时兴了,农村生活似乎离画家越来越远。不过我却对下乡写生一往情深。从美院毕业至今一直坚持下乡画画,专门画素描就有五六次。在了解社会的同时,也提高了技艺,从某种意义说,我的素描语言是在农村生活的熔炉里锤炼出来的。

久居都市往往对周围的人和物熟视无赌、缺乏画欲,到农村就不一样,生活感受新鲜,人物形象粗犷,西北的农民就像那几十万平方公里的黄土高坡一样浑厚、敦实。在那种环境中作画,激情充沛、灵感闪现、观察力敏锐,眼、脑、手高度协调,因而很容易进入创作的最佳状态

▲吴银杉《羊骨烟斗》1998年

到生活中写生的另外一个好处是时间集中、精力集中、课题集中。下乡写生都需要持续一段时间,少则几周,多则几月。远离喧嚣的城市,一头扎在生活中,没有杂事干扰,“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全身心地投入,高效率地产出。我去过的地方有晋西北地区,甘南、青海、宁夏、西藏等地,其中山西最多。每次下乡一般只集中一个课题,作为深入生活的切入点,因而能够事半功倍。

在生活中画素描,人物形象的把握与性格刻画应是最重要的艺术追求。中国古代画论主张以形写神,推崇形神兼备的“神品”;西方绘画则把形神关系建立在科学地认识客观世界与严谨的造型基础之上的。在素描人物写生中,形与神的关系可以理解为形象特征与性格特征的关系。形是物质,是载体;神是精神,是意识。形即是形象特征,形体结构;神则是神情、状态和性格。形的准确性是传神的造型基础,是传神的前提。性格刻画则是形象把握之后的艺术升华。在生活中写生,面对的是生动、具体的“这一个”人,因而也就有可能创作出不同性格、具有艺术感染力的人物形象来。

▲吴银杉《居士》1984年

素描的形式语言也应当在写生中加以探索。尽管是在偏僻的农村地区,我认为仍然可以用现代主义作为参照,有感而发地探索出适合此时此地人物特点的表现方法,在写生的同时加入创作意识。像《旧车》、《曲线》、《地平线》等作品,就是在当时强烈的生活感受中寻找恰当形式语言尝试的结果。

节奏感是画面形式中重要因素。人物动态的节奏,图形的节奏,黑、白、灰的节奏,细节变化的节奏等都是完成画面视觉效果的艺术要素。

在生活中画素描,可以直接从模特儿中得到启示。有时农民那僵硬的姿态实际上充满着潜在的律动美,那纵横交错的皱纹并不是杂乱无章的“车道沟”。恰恰相反,它透着一种有秩序的节奏美,关键是能不能捕捉与表现。正如罗丹所说“不是缺少美,而是缺少发现”。发现美是表现美的前提。农民形象的鲜明特征,结实的双手,以及土乡土色的服装头饰,为表现结构美提供了参照,而节奏感就是把这种结构美感提炼、加工,变为线条的方圆曲直与色调的深浅浓淡。线条的不宜更改和不容犹豫的肯定性对刻画形象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同时粗犷奔放的线条也能够有效地承载我面对模特儿所产生的激情。而色调在塑造形体,创造空间与形象刻画的精微性方面也不可或缺。激情之下色调观察更为敏感,而把握则更有灵性与情趣。在生活中写生,情感的自然流露使画面的视觉张力如同面前的农民形象一样呈现出鲜明的态势,构成富有韵律节凑美感的有机整体。

▲吴银杉《北村老汉》2001年

我在西北农村画的素描人物大多数是老头、老太太,很少画年青人。因为老年人形象更为鲜明,结构更强烈,更易找到近似于“纯粹”的素描语言,具有其它年龄段不具有的独特魅力。老人布满皱纹、饱经风霜的脸是一种象征,它如同历史的年轮,渗透了酸甜苦辣,记录着人间沧桑;又如同历史的教科书,那丰富的阅历告诉人们走过的历程;它是社会的缩影,从某一个侧面反映我们当今社会的现实,引发人们更多的思考。

由于多年下乡写生,对西北农民的状况与生存困境深有感触。中国是有几亿农民的发展中大国,农民是当今社会的主体群落。前辈艺术家在深入农村生活中曾创造过无数优秀作品,其中包括很多素描佳作。他们的优良传统在今天仍有必要继承与发扬。所以应该坚持深入生活的创作方向,不断锤炼素描语言与绘画语言,用现实主义手法反映当代农民的生活。

▲吴银杉《微笑的人》1984年

▲吴银杉《曲庙老李》2003年

▲吴银杉《五台山老和尚》1984年

▲吴银杉《歇息》2001年

▲吴银杉《大营烟民》2001年

▲吴银杉《托腮的人》 2001年

▲吴银杉《破水缸前的农妇》2001年

▲吴银杉《村口老汉》2001年

▲吴银杉《民办教师》 1995年

▲吴银杉《扎尕那老汉》1982年

▲吴银杉《哎!时间》2012年

▲吴银杉《旧车》 1995年

▲吴银杉《夏天穿棉裤的老头》2001年

▲吴银杉《山农》2001年

▲吴银杉《胡渣老头》1998年

▲吴银杉《玛曲藏民》1982年

▲吴银杉《李延鹏》2003年

▲吴银杉《刚毅的人》1984年

▲吴银杉《小胡子老头》1984年

▲吴银杉《壮汉》1981年

▲吴银杉《甘南藏民》1982年

▲吴银杉《长脖子青年》1984年

▲吴银杉《退休工人》1984年

▲吴银杉《东海老人》2003年

▲吴银杉《中学生》2005年

▲吴银杉《祝朝南同学》2009年

▲吴银杉《曲线》1995年

▲吴银杉《纺牛毛线的藏族老太》 1982年

▲吴银杉《扎尕那藏族大妈》1982年

▲吴银杉《乡镇医生》 1998年

▲吴银杉《扶拐棍的老头》1995年

▲吴银杉《经理》 1995年

▲吴银杉《拿长烟杆兴县老头》1995年

▲吴银杉《八旬老汉张泉》 2001年

▲吴银杉《村干部》 2001年

▲吴银杉《村支书老婆》2001年

▲吴银杉《大营郭三女》1998年

▲吴银杉《大营老赵》1998年

▲吴银杉《房东老母亲》2001年

▲吴银杉《马庄杜大爷》2001年

▲吴银杉《三泉村老太》2001年

▲吴银杉《歇息的老太》2001年

▲吴银杉《化稍营村民》2010年

▲吴银杉《老农家》2011年

▲吴银杉《尉县老汉》2012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