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博风」迹弥远俗·心弥近道——湘潭艺术家李钜江采访掠影

发布时间:2020-07-25 聚合阅读:
原标题:「艺博风」迹弥远俗·心弥近道——湘潭艺术家李钜江采访掠影迹弥远俗·心弥近道——湘潭艺术家李钜江采访掠影作者:富丽艺术创作,冷暖自知,无法感同身受。“我,...

原标题:「艺博风」迹弥远俗·心弥近道——湘潭艺术家李钜江采访掠影

迹弥远俗·心弥近道

——湘潭艺术家李钜江采访掠影

作者:富丽

艺术创作,冷暖自知,无法感同身受。

“我,一个天马行空之人。画画如喝酒,爽!”

“我,一个特立独行之人。写作如转山,酷!”

与李钜江老师的第一次接触,我们便这样直入主题,对仗式的开场白直率到来不及揣度,没时间眨眼,更省略了所有思考框架的小心思,一拍即合。

他自称职场艺人,我便以赏艺之人姑论。

他画螃蟹,不是横行霸道的黑色幽默,而是德行天下、与世无争的出世逻辑;(下附李钜江创作之螃蟹图)浓墨淡清之间的自由螃蟹,线条利落,挥洒自如。画面的虚实、主次,进行统一整理,勾出螃蟹与鱼的结构纹理,增加画面的丰富感,用印章的红与书法的黑穿插于画作左中右的构图中,颇有特色。

李钜江水墨画作品

李钜江水墨画作品

他画罗汉,不是正襟危坐,堂堂威仪,而是今朝有酒今朝醉,乃醉有味的欢愉。

(下附李钜江创作之罗汉图)点点华彩中,人物特征显露,红白,红黄的色调对比,让视觉美感强烈,人与物,物于人,画面的构图距离恰当,恰是画家所表达的若即若离。

李钜江水墨画作品

我说,不是生活赋予了你幽默,是你惹怒了生活,让生活调换了你的苦涩。

他说,我不是贪杯之人,我喜欢借酒寻欢罢了。

我说,我喜欢有趣味的生活,却不喜欢熙攘的欢悦。

他说,我希望开心自己,快乐他人,有些任性,也有些傲娇。

他创作的画面,似顽童一般,挥挥洒洒,物象神情意态、框廓结构、笔的起伏、线的组合、墨的浓淡、色的调配都是经过几番精心筹划而又一一出之自然。激荡心中梦想,缔造了一个祥和而又小确幸的生活。任它“满城春色宫墙柳”,我自“独上西楼劝斜阳”。“于水流婉转处耐住寂寞,临波涛惊骇时跃于其上”,他自知,而后自我明志。

他以水墨为载体,画心中所知趣。在水墨画中,追求意境、讲究神韵、传达禅与道,更具有哲学精神;在题材上,从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的墨韵之中透出栩栩灵动。“以短攻短。以顽济顽”“为鼠常留饭”等作品,在左右文字配画上相得益彰,有古风之美学,在创造之余“叹”寻世界的市井烟火气,非复刻经典,非复古国风,而是以潮流作为导向,将回归自我文化底蕴的自信与自立融入了其中。

李钜江水墨画作品

我说,我与文字好像隔绝了世纪的繁华,如同文化,化而不文为始终。

他说,我与艺术之间只有快乐,我的生活本来一本正经,可艺术让我从来没正经。

我说,你属那顽劣之童,永远在不羁的牵绊中,放飞自己的高度,去拥抱不确定的未来。

他说,画画让我愉悦身心,让我思绪万里,行走世间如同沙漠与绿洲,我背了越多的水,就越安心,虽然沉重了些,但桶里有着足够的水在支撑我走出枯寂,让我前行到绿洲。

他的画作,您看似长老,还是罗汉或为僧道,是是非非都不那么重要,手捧着的葫芦里究竟是酒还是水,酒下肚中即为水,水中醉味自有酒啊。那种不言而论的辩证,又有多少世人可说得清晰?一切皆枉然。

李钜江水墨画作品

他说,在文学面前,我不敢言语,如同见到初恋,带着羞涩。

我说,传说有一个始于南美洲原住民的宗教仪式。“黄金国”国王会在自己的全身涂满金粉,然后到山中的圣湖中洗净,再将珍贵的黄金和宝石投入湖中献给神灵。

他说,那个神灵告诉我,做店小二挺好,和大家美食相聚,让我更好的寻找艺术知交。

我说,那个神灵告诉我,认识便好,何需索取!

他的画作,大多使用截取式构图。这些独立的人物以不完整性和片断性给人奇特的感觉,搅拌加入了趣味性和神秘感,极大地调动了赏析者的参与,通过以往的视觉经验去完形画面缺失的部分,营造出一个情感的空间,让情绪和气氛弥散开来,他用不断思变求新的态度俘获了每个艺术观赏者,在时间里打磨,将他对生活中的自己和别人理解。

在他的笔下淋漓尽致去诉说,将中国画传统艺术与大道自然的文化通过演变、推敲,使人物与山水元素化作诗意符号呈现了新中式的现代生活。真正好的作品,和画家平时勤于苦练有莫大的关系,就像《礼记·中庸》说的”人一能之,己百能之;人十能之,己千能之。果能此道矣,虽愚必明,虽柔必强”。

李钜江水墨画作品

俗世?孰物?叹无尘!

奈何!耐仁!乃天意?

诗、书、画、印的完美结合是李钜江画作成熟的标志。在空白之外用笔墨和朱红给画面营造一种“境”和特有的形式美感。人物画的构图趋于满构图,画面中留白部分大大缩小。它运用“阴阳”的规律,用最简单的线条结构来表达人物的变化节奏,确立了线条造型的审美观念。我看着这些画作,显然他已挥手告别昨日的醉乡,如梦如幻的境中追寻,他需要奔向艺术的彼岸。所以要读懂他,需要很久很久的凝视,对望画家灵感的迸发刹那。我不会轻易落笔,也不会轻易评价,那是对艺术的尊重,对职业艺人的尊重。

在生物世界有金蝉定律。真正优质的蝉,往往要在地底下蛰伏三年之久,甚至还有一种蝉,要在地下生活17年,忍受着地底的黑暗和孤独,吸收着土壤里的养分,等待着得见阳光的那天。而那些等不到时间就迫不及待爬出洞的蝉,看了一眼熹微的晨光,就要面临消亡,因为它们为爬出洞的储备不够。那些熬过漫长等待的蝉,才能在夏天来临的时候,高傲地飞到枝头上歌唱,飞向属于它们的自由。人生就像一场耐力跑,跑得快不是赢家,跑得远才是。那么艺术呢,艺术更是场旷日持久的激发性运动,精神与灵魂无时不再提醒着你奔跑。

我说,我喜欢无拘。一切不就,你来,不迎,你走,不送,彼此交集刚刚好。

他说,我疯疯癫癫,如真当个济公也好。富足者无拘,可行万里!

我说,你太贪心。各种美好的事儿都太好奇,醉心于玩儿,想来真的有些奢侈。

他说,我喜欢玩新奇特,但我不够高,我努力让自已高点,够得到。

我说,我也不高,哈哈哈,我努力让自己更青春,更直溜些方好。

李钜江水墨画作品

李钜江水墨画作品

李钜江水墨画作品

一幅有自己灵魂的画作,一个能走进欣赏者的内心世界并与之交流的艺术家,以灵动的线条勾勒出创意空间,让所有美好时光得以停留与收藏。个性独立又回归本真的人应该是文化自信的人。

他说,如果有一天,我与文字结了情缘,我一定用最美的修饰,回赠与您。

我说,不谈过往,只活当下。不知天地人和,不懂道可道非常道,就难懂枉然多少不回首。

他说,见自己,见天地,见众生。

我说,星空下的我们都曾有梦想和远方,现在只是失身给了另一个自己。

他说,每一次等待,都是一场传奇的开始;每一次诞生,都是一次全新的蜕变。

我说,共同扬帆,让我们经历一次颠覆的启端。

李钜江水墨画作品

李钜江水墨画作品

李巨江,又名李钜江,笔名李海,湖南湘乡人。现为湘潭市美协会员媒体干事、湘潭书协理事、湘潭影协会员。2005年拜师著名金石书法家黄苏民先生与著名画家、齐白石纪念馆馆长王志坚先生门下,学习书法与传统水墨技能技巧。绘画作品以大写禅意为主题,围绕生活时尚与心灵寄语进行创作,追求风趣幽默,耐人寻味!因身在职场,作品主题倾向企业文化与绘画艺术相融合的创新思路,独立“职场艺人”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