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锋:大选之后,“两个美国”之争会走多远?|大选之后看美国

发布时间:2020-11-12 聚合阅读:
原标题:朱锋:大选之后,“两个美国”之争会走多远?|大选之后看美国▲图片来源:新京报网文|朱锋(南京大学南海研究协同创新中心执行主任、国际关系研究院院长)202...

原标题:朱锋:大选之后,“两个美国”之争会走多远?| 大选之后看美国

▲图片来源:新京报网

文 | 朱锋(南京大学南海研究协同创新中心执行主任、国际关系研究院院长)

2020年的美国总统大选前所未有地吸引了全球的目光。

其原因是,究竟是特朗普还是民主党候选人拜登在选举中胜出。他们分别代表了即将到来的“两个美国”。一个是奉行民粹主义、反全球主义理念、动不动蛮横地推行霸凌主义、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的美国;另一个则是想要重回美国国际角色中的传统的坚持自由国际主义价值和坚持霸道、但仍然要表现斯文和注重国际协调的美国。

一波三折的2020美国大选

11月3日的美国大选投票日和随后的点票进程,在美国政治史上无疑将留下浓重一笔。

在美国公众投票开始后,众多的美国选举观察者认为拜登赢面很大。原因很明显。首先,在投票日之前美国媒体的民意调查,例如华尔街日报和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联合举行的民调,显示拜登在民意支持率上依然领先特朗普10%以上。

其次,美国的12个摇摆州中,特朗普的选情尽管在和拜登缩小差距,但拜登仍然在10个摇摆州的民意支持率上保持领先。

第三,在11月3日投票日之前,已经有超过9千万美国选民进行了提前投票或者邮寄投票。这一数据是2016年美国大选日之前提前投票的美国选民人数的2倍。媒体和分析家普遍认为,新增的美国投票选民普遍是支持拜登的。

果然,11月3日当晚开票后前5个小时的计票结果,拜登一直领先于特朗普,双方的选举人团票为236:212。不过,随后特朗普的选情开始攀升,拿下了德克萨斯州,并在宾夕法尼亚州的计票中曾一度领先拜登40%。但随着邮寄选票和蓝县选票开始清点,天平开始实质性地倒向了拜登。拜登顺利拿下了摇摆州中的明尼苏达州和密歇根州。

11月7日,随着宾夕法尼亚、内华达、乔治亚等州绝大多数选票清点临近尾声,拜登确立了明显的领先优势,选举人团票的得票超过了290票,远远超过了成功当选总统至少需要270张选举人团票的门槛数,并获得了7600万以上的普选票。

美国媒体随后纷纷发文认定拜登已经成为美国“当选总统”。多国政治领袖也迅速向拜登表达了祝贺,并期待拜登使得跨大西洋美欧同盟关系、美加关系等迅速得到改善和加强。拜登在11月7日也发表了全国讲话,强调他将带领美国新政府致力于促进美国人民的团结,让美国重新引领世界。

拜登的获胜赢得了美国民众和媒体的欢呼。CNN电视网节目主持人琼斯满含热泪、哽咽着在节目中表示,他终于可以告诉美国的孩子们,正直和善良是多么重要,正义和公正最终胜出。

2020年美国大选,不仅是两位政党总统候选人之间的对决,“两个美国”的对决,更是两类美国人对不同的政治利益诉求之间的对决。

然而,特朗普却拒绝接受拜登胜选的事实,指责美国多州选举投票和计票中存在舞弊行为。

在美国政治史上,选举开票结果究竟谁胜谁负,最直接的标志是看谁能在选举人团票上首先获得超过270票的门槛;在达到这个门槛之后,即便剩余计票可能还将持续数日,最终的选举人团投票也要在12月14日在华盛顿举行,并最终要获得美国国会的认可。但是,游戏规则是,哪位候选人先过270人选举人团票的门槛,就是当然的胜选者。

美国的法律虽然没有规定没有跨越270票的另外一位候选人应该如何选择,但美国选举史上的惯例是,在计票中未能拿到270张选举人团票的候选人主动认输。每四年一度的美国大选就此落幕。

▲图片来源:新京报网

这次大选已经加深了美国社会的分裂

现任总统特朗普非常“另类”。

他不仅指责此次美国大选有舞弊等弊端,拒绝接受现有的计票结果,更是准备采取各种法律手段,要求宾夕法尼亚、亚利桑那、内华达、乔治亚、密歇根等州重新计票。

尽管特朗普想要重新计票和否定现有投票结果面临法律程序上的重重困难,甚至可能颠覆美国总统选举史,但特朗普不会善罢甘休几乎是可以肯定的。

按照美国选举法的规定,如果在某个州的选举结果是两位候选人的得票差在1%之内,一旦获得州政府的同意并能筹募足够的重新计票资金,重新点票是可以进行的。

按照目前的计票结果,拜登和特朗普在亚利桑那州计票中差别是0.45%,在乔治亚州差别是0.25%,在计票只进行了95%的内华达州差别是2.77%,在还有1%选票没有统计出来的宾夕法尼亚州差别是0.69%。如果特朗普能成功获得州政府的同意和筹措到足够资金,实现至少在上述四州重新计票,并能拿下包括宾州在内的3个州的选举人团票,就有可能改写2020年美国大选结局。

问题是,特朗普凭什么怀疑和非难现有的计票结果?

美国民意调查公司最新的民调显示,支持特朗普的美国共和党中近70%的人对此次美国大选投票和计票有疑虑,但绝大多数的共和党支持者认为此时此刻美国更需要体面、共情和尊重。

24位美国共和党前议员、5位共和党前州长都出面喊话,要求特朗普接受拜登当选的事实。除了参议院共和党领袖麦康乃尔出面力挺特朗普挑战总统大选投票结果之外,现任共和党议员鲜有发声支持特朗普质疑选举结果的。特朗普企图否定现有选举结果的法律行动,只会造成共和党新的分裂。

即便如此,2020年美国大选已经加深了美国社会的分裂。特朗普在施政过程中,眼里只有自己的利益,言行举止毫无原则,执政至今进一步撕裂美国。

近日美国疫情确诊病例和死亡病例人数刷新纪录,根本原因是特朗普在应对新冠疫情时,总是将自己的政治利益置于科学之上,才造成美国疫情进入第三波暴发高潮。

11月以来,美国每天日均新增确诊新冠病例数在10万人以上。辉瑞制药11月8日公布了三期试验有效率达到90%的新冠病毒疫苗,特朗普还不失时机地表功称是他支持的结果。但辉瑞制药高层迅速否定了他的谎言,强调辉瑞疫苗的研发没有申请和动用美国政府的任何资金。

正如中国人所说的,“不到黄河心不死、不见棺材不落泪”。特朗普挑战2020年美国大选结果的动作,只会进一步加深美国社会和民众之间的对立。

然而,特朗普在美国的支持者和同情者并不在少数。此次大选至今,特朗普所获得的普选票超过7100万票,同样也创造了美国总统选举史上共和党候选人的最高得票记录。

根据最新统计,美国白人选民中投票支持特朗普的高达57%,支持拜登的只有42%。这部分美国白人选民将美国金融资本主义发展带来的美国30多年来贫富差距的扩大、中产阶级的萎缩和自由市场竞争主导下的诸多“美国病”,片面和固执地归罪于美国的开放和世界性角色,产生了浓厚的全球化面前的“受害者情结”。

这些特朗普的支持者,眼中没有对特朗普施政的是非评价,反而固执地认为特朗普的民粹主义和反全球化,代表了他们的利益。一个奉行单边主义、保护主义、霸凌主义、甚至是新孤立主义的美国,才是他们心中的美国。这在很大程度上是一个在1941年“珍珠港事件”发生之前的美国。

▲图片来源:新京报网

拜登能够弥合“两个美国”吗?

即便2021年拜登顺利上台,想要完成弥合这“两个美国”的重任并非易事。

一是今天美国社会阶层固化成为已有事实。超过40%的美国人生活在收入难以得到实质性增长的中下收入群体,10%的美国金融和技术富豪占有美国70%的财富。拜登即便延续特朗普的“产业回流”美国的政策,白领工作机会的上升也非三年两载可以实现。

二是美国政治的极化。美国人无法对未来美国的方向——究竟是给富人加税的西欧式福利资本主义,还是继续延续减税为中心的美国自由资本主义,产生认同和一致。

拜登已经明确表示,他上任后将要恢复增加给中下层美国民众医疗补贴的“奥巴马医改方案”。但11月10日,美国最高法院正在审议“奥巴马医改法案”是否违宪。一旦最高法院做出了违宪判决,就意味着特朗普政府废除“奥巴马医改法案”的行动铁板钉钉,拜登将无可奈何。

三是美国人业已形成的“认同政治”:对政治人物的判别和选择并非依据其人品和政绩,而是更多地依据其主张是否和自己是“同类”。这种已因阶层差异而固化了的“认同政治”,并非拜登所能改变。

四是疫情给美国带来的巨大经济冲击和压力。迄今为止,美国国会共和和民主两党无法就新的经济刺激和失业救济法案达成一致。由于疫情严重,州政府急于获得联邦政府的资金支持,但美国联邦政府财政赤字飙升,美联储降息、增资等各种手段近乎枯竭。拜登即便想要扩大联邦政府的资金开支也困难重重。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新京报独家所有,授权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独家享有信息网络传播权,任何第三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编辑:柯锐 校对:王心

投稿、合作、联系我们:futurecity@xjbsmartcit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