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味毒叔》金鸡论坛首秀,咏梅“皱纹说”感人至深

发布时间:2020-11-27 聚合阅读:
原标题:《四味毒叔》金鸡论坛首秀,咏梅“皱纹说”感人至深11月25日,第33届中国电影金鸡奖在厦门举行,由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中国电影家协会、厦门市人民政府主...

原标题:《四味毒叔》金鸡论坛首秀,咏梅“皱纹说”感人至深

11月25日,第33届中国电影金鸡奖在厦门举行,由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中国电影家协会、厦门市人民政府主办的“金鸡论坛首秀:盘点2020电影现象””作为本次金鸡奖相关论坛中的首场论坛,意义之重大不言而喻。

身为这场论坛首秀的合作伙伴,“四味毒叔”——监制、策划人谭飞、影评人李星文、编剧汪海林、编剧宋方金,会同导演尹力、演员咏梅、华谊兄弟副董事长、CEO王中磊一同出席并演讲,畅谈这一年中国电影的功绩与问题,盘点2020年的电影现象。

感谢“复苏”功臣 重在自我反思

谭飞在主持“金鸡论坛首秀:盘点2020电影现象”中特地提出了2020年中国电影复苏的一大“功臣”当属《八佰》的观点,并重点谈及“百亿演员”这个概念,客观地认为“百亿演员”是一种捧杀。

“叫百亿演员,还不如叫良心演员。良心出演,良心奉献,他们在电影里各自扮演好自己的角色,这就足够良心。至于最后成绩如何,是整个团队的成果。这个时代,良心远比钱更值钱。”谭飞认为。他强调演员演技的重要性,并以张译为例,称其为“厚积薄发”的代表,在《八佰》和《金刚川》两部电影中所塑造的完全截然相反的人物形象堪称演技典范,而一直以演技见长的章宇用亲身代入角色的方法使其在专业领域上获得业内的认可。

综合评价完2020年中国电影现象与演员后,谭飞认为从《金刚川》开始,到最近宣布开机的《长津湖》,“从目前的方向看,靠多位导演协力,来缩短拍摄周期,这种创作模式在未来肯定也会更多出现。”

李星文则介绍了今年金鸡奖的部分入围影片,表示《少年的你》弥补了身为媒体人“经常为直击社会问题的调查性报道的消失的遗憾”。更例举关注女性原生家庭问题的《春潮》、具备体育精神的《夺冠》、记录年轻人生存困境的《半个喜剧》,同时盛赞《我和我的祖国》中七位导演各自鲜明的风格与衔接的妙处。

点评众多参奖影片之余,李星文用独有的幽默风格肯定了参奖演员们的实力,尤其是女演员。

他在论坛上调侃道:“现在大银幕上,放眼望去全都是小辣椒和女汉子,轻则把苏打水泼到渣男脸上,重则把全世界踩在脚下,想看正宗女神和花瓶只能到网大里去。”借玩笑话肯定了入围金鸡奖的女演员们的演技实力。

赤子之心不可移 编剧要有存在感

汪海林在论坛上尖锐地指出中国目前好剧本不是太多,而是太少。

他认为目前编剧创作存在的问题,如叙事简单、笨拙、甚至幼稚等,他直言:“中国编剧要有紧迫感,提高叙事技巧和业务能力,重要的是赤子之心不可移”。

此外,汪海林明确提出:“中国电影走向世界,学习别人的先进技术外,不能做别人思想的附庸,而是需要有中国表达”,并举例称:“各国电影面对世界末日有不同的表现,在西方普遍的方舟方案之后,《流浪地球》有了中国方案,就是带着地球去流浪,这个是更有道德力量的,同时也更具浪漫主义的(存在)”。

汪海林认为依靠抢题材,抢话题,抢明星,随便拍部电影圈钱的行为都在逐渐失去市场,我国的电影市场在迅速走向成熟,而且中国的电影市场虽然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时间会证明中国电影未来必然会走向真正的辉煌。

宋方金结合目前的行业现状表示,“电影是一种仪式”,电影院是一个“小小的温暖的堡垒”,更强调身为电影人,“用光说话”是份属电影人的责任。

宋方金在评价观众对于影视作品的第一印象时觉得每当优秀作品出现时,观众看到的是导演、演员、摄影、制作,而看到一部烂片时,观众首先想到的是编剧。

“这恰恰说明编剧是影视创作最重要的岗位”。但很多情况是编剧署名被忽视,比如电影海报很多时候没有编剧的署名,即便对于编导一体的创作者,在署名时也应该先写编剧再写导演,这是创作上的先后顺序所要求的。此外,对于所有幕后工作者来说,他们在“作品片头片尾的署名也都应该得到尊重”。

业界领袖齐聚 产业指向清晰

在“金鸡论坛首秀:盘点2020电影现象” 中,尹力、咏梅及王中磊三位嘉宾是“四味毒叔”之外的业界大咖,行业中的不同身份,赋予了上述嘉宾们各自不同的视角,可以让现场的观众们以更客观的态度聚焦2020年种种特殊的电影现象,并展望中国电影的未来发展趋势。

尹力作为一位知名导演,同时身兼中国电影家协会副主席一职,在全球受到疫情影响的大背景下,中国电影人能够在金鸡奖上汇聚一堂,是一次“难得的聚集性创作、思考、再创作、再思考的良机。”并同时关注到了网络这个新时代的创作环境,在尹力看来,网络电影已经充分说明其将为中国电影带来新的发展方向。

此外,上届金鸡奖最佳女主角获得者咏梅作为本场论坛的唯一一名女性,以此前备受关注的“40+女演员身份”这个话题作为切入点,表示自己并不想“传播焦虑”,更多的是借助自身的变化来分享身为“40+女演员”的感悟,“皱纹是我的财富”咏梅直言不讳地说。

咏梅更放言“40+”的女演员“是一个个生命,是能够成为一个角色、组成一部作品的存在,甚至也是一个家庭、一座城市的支撑”。

而王中磊则表示,华谊作为最早上市的民营影视公司,在经历热钱涌入、资本热潮褪去到行业泡沫加速挤出,目前正处于产业升级的过渡期,王中磊认为:“影视行业有一定的特殊性,电影既有文化属性,也有娱乐和消费属性,从不足10亿的票房到如今60亿的体量,只有20多年的时间,希望资本对影视行业可以多一点耐心,多一点温度,帮助文化企业做大做强,让中国的影视文化产业比肩全球”。

他同时表示,中国电影人非常顽强,是“最有韧劲的一群人”,并呼吁同行要勇于创新、突破挑战,开发和制作更多的优秀电影,为中国电影做出贡献。

“4+3”论坛首秀 “四味毒叔”欲做影史见证人

作为第33届中国电影金鸡奖的首场论坛,“四味毒叔”不仅会同三位嘉宾将2020年的中国电影市场现状做了较为精细的盘点,也从各方面例举了存在的问题与良性发展趋势。

而在经历了2020年疫情的中国电影一系列变化之后,“四味毒叔”更是与众多中国电影人一起,成为一个民族文化产业的亲历者、见证者与实践者,这对于“四味毒叔”和其他许多电影人来说都是一种难得的宝贵的从业经验。

“四味毒叔”与嘉宾们,连同电影产业中各生产环节的从业人一起深挖问题,同时也大胆预测未来电影及电影人的发展趋势,也是希望通过论坛上传递出的观点与信息提示所有的电影从业人员提升自信,更期待市场和观众给予中国电影人更多的希望和期待,借此次论坛的举行,邀请全体电影观众与电影人一起展望中国电影的未来。

?